462  

常常在安靜的夜晚,想要聽昇哥的歌,

今晚偶然發現一張我從來不知道的專輯~

這是1996年ELLE雜誌附贈的一張CD特輯,主題是關於男人

每首歌都有昇哥的口白,緩緩的聽昇哥的口白,歌更有味道更迷人~

記得最後一首歌,陳昇問蕭言中如果要他對心愛的女人說一句話,

只有一句話,那他想說什麼?蕭言中說;支持我吧!...陳昇 笑他是要選立委。

蕭反問他,陳昇沈默了一會兒說道;對不起...。{總在 秋風吹來冷冷的夜裡...}悲傷的歌就此引入。

youtube 上有幸有人分享完整的曲目,特別適合深夜服用

http://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E9%99%B3%E6%98%87+1996%2F10+ELLE%E7%89%B9%E5%88%A5%E5%B0%88%E8%BC%AF+&oq=%E9%99%B3%E6%98%87+1996%2F10+ELLE%E7%89%B9%E5%88%A5%E5%B0%88%E8%BC%AF+&aq=f&aqi=&aql=&gs_nf=1&gs_l=youtube-reduced.12...0.0.0.460910.0.0.0.0.0.0.0.0..0.0.

 

陳昇-ELLE 關於男人- 

曲目:
01.南風
02.國界
03.子夜二時你做什麼
04.卡那崗
05.最後一次溫柔
06.憤怒與童女之舞
07.把悲傷留給自己
08.關於男人
09.最後一盞燈 

專輯旁白:


1. 南風 9'00"
口白:陳昇


我們認識嗎?
我們本來應該認識的
在很久很久以前
上帝沒有給這個世界這麼多的人
我想祂肯定是好意
祂要讓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彼此認識
祂要讓我們是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能夠互相認識
後來呢?
因為掌管輪回的人犯了一個錯
當然這是我自己想的
你相信輪回嗎?
那個時候的地球上住著很少的人和很多很多的野獸
現在地面上住著很多很多的人
但是只有很少很少的野獸了
因為掌管輪回的人犯了錯
所以現在我們身邊的呢
已經不定是人或是野獸了
當然你和我也不定是人或野獸了
我們應該出發去認識別人
去尋找別人來彌補我們身上沒有的那一部份
當然也補了別人的
應該說集合了全人類的面貌才能算是一個完全的人我想
或者這麼說好了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五十億個人
那一個完整的人就可能是破破碎碎的五十億份
我們應該去尋找彼此
但是如果我是野獸呢?
你找我要做什麼呢?

愛情本身應該是沒有對錯的
愛一個人也不是有對錯的
我常常在想
愛上了一個不應該愛的人其實都還好
最可怕的是你愛上了一個沒有辦法改變的人
因為很顯然 愛情是一種妥協或者是改變
因為我們前面講過
沒有兩個人是類似的
所以我們出發去尋找我們的另外一半
我們就是要找他來補我們的不足
或者是我們要補他的不足
所以你如果愛上一個根本就沒有打算要改變的人
我覺得那這輩子就通通都
屈就在一種壓力底下了

 

2. 國界 7'49"
口白:陳昇

生命顯然是一種關於矛盾的品味
你在某一個年紀
篤信一些事
你在另一個日子
對他感到懷疑
或許我們應該習慣於 生活並沒有答案
也就不會讓這答案
把我們最原始如一的品味給混淆了
有人那麼說
那精神暫住軀殼的美
和精神本身的美是不一樣的
我們熟讀了許多許多的書
它們彷佛都想要這樣的告訴我們
精神的美和軀殼的美是不一樣的
所以我們應該或者我們是不是應該
習慣於生活並沒有答案
我們就可以容易的肯定
美跟醜、善與惡、悲和喜
其實都是一體的兩面
我們應該愛上她的交雜的朦朧的美感
再也不需要費力
努力將她生變
或許我們是不是更勇敢的說
人是因為貪婪生命才受欲望煎熬的
然後就此沉淪!

 

3. 子夜二時,你做什麼 4'51"
口白:陳昇

曾經聽到一個孩子說
他覺得他自己太笨 長得不好
他很氣他自己
你想這衝動是原本就存在他魂裏
還是他慢慢學來的
既然在來之前和去之後
都是如一的永恆
既然生命像是可以在上面賓士欲望的草原
那我們就不能再嚮往
也不用再認定 欲望的煎熬是一種苦
如果我連自私的管好自己都不能
誰又必須要在乎我呢

 

4. 卡那岡 6'25"

口白:陳昇

既然來之前和去之後
都是如一的永恆
既然生命像馳騁欲望的草原
草原裏有遠遠來的聲音
男人說:已經好久沒有累了
我要大步走
走到那滂沱大雨裏
痛哭一場
痛哭一場

因為在雨裏
分不清是雨還是淚

卡那岡 卡那岡 卡那岡
卡那岡是花蓮一個靠海的小村莊
有一年的冬天
我一個人跑到那去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去
可能是冥冥之中我和卡那岡有個約定吧
我在那天的清晨
躺在卡那岡的油麻菜田裏仰望著天空
那是我所看過最藍最藍的一片天

卡那岡 卡那岡 卡那岡
我喜歡這樣的叫著她
感覺上像是叫著一個很美麗很美麗的女孩子的名字
我常常在想 我們是不是都太著急去尋找一個答案
所以我們都忘記我們身邊 其實就在不遠處
有很多很多很美的人事物 我們應該跟全世界的人說
讓我們一起停下腳步來 我們躺在草原上
我們躺在油麻菜田裏 或者我們就躺在家裏的客廳的地毯上
讓我們暫時停下腳步
讓我們去尋找
去尋找那本來就是屬於我們的 最美的事物
卡那岡 卡那岡 卡那岡
就像是一個美麗的女子的名字
她就在花蓮的一個靠海的小村莊

如果有一天你經過卡那岡
請記得要放慢你的腳步
如果有一天你經過卡那岡
請你幫我跟她問好

 


5. 最後一次溫柔 5'13"

口白:陳昇

造物主將人造得多做量
原來擁有的當時就是失去的最初
但是我仍然無法捨得
因為瞭解分離的痛苦
而不去領賞那些你將給我的
或我該給你的喜悅、滿足

所以我就跟她說囉
因為妳不看我的眼睛
所以我就認為妳在對我說謊
當我這麼說的時候
我知道她有點難過
但早先說過的
誰不會在這個世界裏總是會變得有點扭曲呢?
她有點難過
我一點都不是故意的
因為我去認定她
又不忍心傷害她
但是總會是忍不住要讓她生氣
這樣就表示說她還在乎我
感情的事真是奇怪

 


6. 憤怒與童女之舞 10'49"
口白:陳昇

每個人的心裏都有一片藍
藍是憂鬱
藍是不想有人管

我討厭下班的環河南路慢速公路
我叫它慢速公路
因為它一點也不快
因為它沒有紅綠燈
所以我就不能停下來寫東西
車速又不快
所以也就過癮不起來
路標說是在萬大路要下
我竟然就在這個活了二十年的都市的南區迷了路
我不敢隨便轉彎
我覺得自己很遜
因為我常常跟朋友吹噓
說我是侯鳥
侯鳥當然不會迷路啊

每個人的心裏都有一片藍
夢是通往異次元空間的窗孔
那個異次元恐怕沒有顏色
因為我們通常做不出來有顏色的夢
你做夢嗎?
你做過有顏色的夢嗎?

你做夢嗎?
你做過有顏色的夢嗎?

那一年我十九歲
忠孝東路還找不到一家卡拉OK
所以我沒有辦法為了自己的心情去唱著別人悲傷的歌
有一次我怯生生的站在一家餐廳的門口
遞給駐唱的琴師一張字條說
「先生,你可不可以為我演唱這首歌?」
就像是現在有很多的年輕的孩子們
也一樣遞給我字條說
「你可不可以為我唱這首歌?」
那一年我十九歲
他懷著很溫柔的眼光展開字條對我說:
「九千九百九十九滴眼淚 上來坐吧 小朋友
我想我能瞭解你的心情」
十九歲的那一年
我學會了很多的東西
學會了經營自己
學會了欺瞞
學會了抽煙、喝酒
學會了細數人行道上的紅地磚
學會了將面具安放在自己的臉上
學會了被放逐在這個誘惑之城市
如何應付那種無以獰狀的心慌
學會了如何照顧自己
和照顧別人

 

7. 把悲傷留給自己 4'33"

口白:陳昇

當然也學會了如何去包紮自己的悲傷

 


8. 關於男人 8'07"
口白:陳昇 蕭言中

有一次我病倒在一個巡迴演唱的行程裏
因為同行的朋友們都已經走了
我起不了床 為我自己找吃的
很餓很餓的 賴在hotel裏
我想到書上說的
有一種叫做洞蜒
牠們住在地下的洞穴裏
牠們見不到光眼睛差不多已經退化了
牠們的環境很差
常常有一餐沒一餐的
所以演化成了代謝機能非常非常緩慢
但是老天優待牠們可以活到一百歲
最厲害的是牠們可以十二年不吃一頓飯
代謝機能慢的話就意味的說行動也很緩慢
而且不思考
因為思考也要浪費力氣
聽說那些很厲害的深海的潛水夫
在深潛時連思考都要停止
不知道那跟腦死有沒有一點近似的關係
有一個畫漫畫的朋友也很厲害
他可以在水裏面憋氣兩分四十秒

蕭:阿昇 我來了 我好不容易打倒了倭寇才來的
陳:不相信的話 我們可以找他來試一試
說不一定他今天可以破記錄
陳:預備 開始....

北上的夜車裏
帶著演唱會結束的興奮跟疲乏
跟大夥說
「我們這些男人都是逃頓者吧?!
因為不敢勇敢的面對日子
所以才逃到音樂裏」
吉他手小楊看著車外
一直彈著這個旋律
車在南臺灣的夜裏
慢慢的北返

 


9. 最後一盞燈 5'47"
口白:陳昇 蕭言中

陳:小中
蕭:怎樣?
陳:你覺得自由的定義是什麼啊
蕭:自由啊?
陳:對啊
蕭:就是做夢 然後沒有牽絆的去完成你的夢
陳:如果現在給你機會
蕭:嗯..
陳:跟女人說個話的話 你要跟她們說什麼
蕭:想說....
支持我吧....
陳:你要....競選立法委員啊?!
蕭:沒想過..
陳:那除了支持我 再給你一次機會 你要說什麼
蕭:我倒想問問你 你想說什麼
陳:我啊?
蕭:嗯..
陳:我想..我想..我想..想了很久
我覺得最想說的是....
蕭:一句話
蕭:如果只有一句話..
陳:在想..
陳:" 對不起 "

陳:那你覺得 男人到底是無情的還是多情的
蕭:我想絕大多數都是多情的
陳:還有一小部份是無情的啊?
蕭:很小的一部份
陳:所以你覺不覺得跟女人說對不起是應該的
蕭:我已經不知道說了多少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娜娜 的頭像
米娜娜

米娜娜遊樂園

米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